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专访"太平轮"导演吴宇森 不愿相信人再不愿意思考

2015年08月03日08:03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吴宇森:不愿相信,人再不愿意思考

  7月30日18点,吴宇森执导的《太平轮·彼岸》正式上映。尽管在品质上绝不逊色于同日上映的其他几部国产片,阵容上甚至还要远胜一筹,试映的口碑也逆袭上扬,但《太平轮·彼岸》的影院排映场次却少得可怜,首日排映率只有13%,首周末票房只有3000多万。《太平轮·彼岸》在市场上遇冷,或许是受到《太平轮(上)》的口碑拖累,也可能是如博纳总裁于冬所言——被发行方放弃了,更大的可能是身为观影主力军的年轻观众对该片失去了兴趣。记者注意到,有不少年轻观众在网上留言说,《太平轮·彼岸》的节奏太慢,也不搞笑,根本不是他们的菜。诚然,《太平轮·彼岸》不是吴宇森早期那种展现暴力美学的快节奏动作片。相反,这是他在经历过生死大劫之后拍的一部以女性为主角的爱情史诗片,画面唯美、节奏舒缓,片中充满了他对浪漫爱情的解读和他个人对家国情怀的展现。只可惜,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吴宇森柔肠和情怀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懂。不过,吴宇森始终对观众抱有一份信心。他日前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说:“我不主张电影为了适应某种固定观影模式而改变节奏。因为,我总不愿意相信,人再不愿意思考。”

  观众不满分集和3D

  ——《太平轮》本该是2D爱情长片

  记者注意到,观众对《太平轮》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不满上下集的设置,认为这是骗钱行为,尤其是《太平轮(上)》结束的时候主角还没上船,更让观众有很深的受骗感;第二,不满电影的3D效果。对吴宇森而言,把《太平轮》分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他最初的设想相悖的。只不过是投资方提出了这些要求,在商讨之后他也没有拒绝而已。“我最开始只是想拍一部3小时左右的2D爱情史诗片,从来没有想过要分上下集。”吴宇森说,他自己对3D电影不热衷,也认为爱情史诗题材的电影不适合做成3D。“我认为3D电影其实不像电影,更像是玩具。因为它要求每一个细节都清楚。这样导演就不能把焦点放在某一个演员身上。比如,两个演员在画面里,后面的一位在流泪。我就会把焦点放在后面演员的身上,找到情感表达的点。如果是3D的话,可能观众会只注意到前面的演员,这样就会错过感情点。”在吴宇森看来,电影就是导演用摄影机在作画。作画就有构图,而采用3D拍摄的话,每一细节都清楚,那就不是构图了。然而,在投资方的劝说之下,吴宇森还是接受了拍3D《太平轮》的建议。“3D拍摄不适合爱情电影。我接受做成3D版本有一个条件:《太平轮》感情戏的部分,我用2D的正常拍摄剪辑手法来做,到了动作场面才用3D的方式。”接受了3D的建议之后,吴宇森就不得不接受第二个建议——上下集。“既然是发行3D版本,那么3个小时的电影就太长了,观众眼睛忍受力没有那么长久。而剧本里的三个爱情故事都非常精彩,删掉任何一个都觉得可惜。投资方计算下来,认为可以分成上下两集。第一集拍战争,第二集看‘太平轮’的沉没,我也没有反对。”吴宇森说,他原本建议只有下集叫“太平轮”,上集另外起一个文艺一些的名字,也没有得到认同。

  下集女性角色突出

  ——最爱不接受命运摆弄的于真

  吴宇森以往的电影特别擅长展现男人之间的兄弟情,而《太平轮(上)》的女性角色同样出色,《太平轮·彼岸》更是完全以女性角色为主的一部电影——章子怡扮演的乱世寻夫的于真、宋慧乔扮演的将军遗孀、俞飞鸿饰演的军官太太、杨贵媚扮演的母亲,甚至吴宇森女儿吴飞霞出演传统的家庭女性,几乎每一个女性角色都出彩。尽管票房未能达到“彼岸”,但《太平轮》的女性角色抵达了观众心中的“彼岸”也让吴宇森感到很高兴。他对北京晨报记者说:“一直以来我都被人家说成只适合拍男性电影、拍英雄电影的导演。我不服气。生活中我对女性非常尊敬,一直想拍一部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拍坚强的女性,要拍得和我的那些男性电影一样好。因为我觉得女性的勇气、爱有时候比男性来得更加坚持也更加坚强。后来我见到了《太平轮》的剧本就非常兴奋,感觉就像根据我的要求打造的一样。每个导演心中都有一部史诗,而我心目中的就是《太平轮》这样子的。”片中形形色色的女性角色,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点。被问起现实生活中最欣赏哪一种,吴宇森笑着回答:“我都欣赏,但我最欣赏的是章子怡扮演的于真。虽然迫于乱世、迫于环境,她做一些被别人看不起的事,但我觉得她很坚强,在艰难中活出了一份尊严。她对爱的坚持、不接受命运摆弄的勇气,我都很佩服也很欣赏。”

  年轻观众只爱喜剧?

  ——都没有机会看到真正的电影

  《太平轮·彼岸》里有一个镜头,太平轮沉没的时候,幸存者为了争抢浮板厮杀,而不是像泰坦尼克号沉没时那样让儿童、妇女先上救生船。有观众评价说,这个细节让人看到了真实与残酷,反而泰坦尼克号里的那种绅士风度绝少可能发生在我们身边。吴宇森表示,他并没有刻意抨击人性,但这确实是他对现实的观察。“电影除了是历史,也是导演对现实的观察。我的确有些感慨,危难的时候能够显示出人的自私和无情,也能凸显人的同情心。急速变化的社会让更多的人更加急功近利了,现在的社会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宽容。为什么我喜欢怀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虽然很艰苦,但人与人之间有一份信任和关爱在。哪一家有生老病死,大家都去帮忙。贫穷并不是羞耻的事情,只是人生的过程。”

  具体到两部《太平轮》电影的经历,吴宇森也有很多感慨。不少人批评《太平轮》的节奏太慢,不适应年轻观众的观影习惯。吴宇森对此并不认同,他认为这是过分低估了年轻观众欣赏电影的能力。“别人跟我说,年轻人不会有耐心去看这样的电影。我不相信年轻人没有感情。可一直以来,这个圈子知道他们喜欢看喜剧,就一窝蜂拍喜剧,然后他们就真的只会看喜剧了。在我看来,不少年轻人都没有机会看到真正的电影。”吴宇森认为,中国电影人应该趁着现在大家都热爱电影的时候,拍出不同类型的电影给观众看,而不是一窝蜂去追某种类型。尽管如此,吴宇森对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欣赏能力依然抱有信心:“我不主张电影为了适应某种固定观影模式而改变节奏,因为,我总不愿意相信,人再不愿意思考。”(记者 杨莲洁/文 柴春霞/摄)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