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传媒期刊秀:《今传媒》>>2015年·第10期

剧情式综艺真人秀《极限挑战》的叙事分析

杨丽娟

2015年10月23日14:09    来源:今传媒    手机看新闻

摘 要:相比以往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的一大特色即是剧情式综艺的呈现,节目内容以故事为外壳,围绕社会热点和时代背景,在开放、多元的叙事情境下,《极限挑战》以即兴、自然状态的“平民化叙事”,以六位定型角色的非定式演绎呈现出了作为普通男人代表的“极限男人帮”在人生规则下的励志故事。

关键词:《极限挑战》;剧情式综艺;叙事分析

一、引 言

综观2015年上半年,荧屏综艺真人秀继续风生水起。生存旅游类、歌唱选秀类,亲子互动类,相亲婚恋类、语言竞技类、喜剧类真人秀等百花齐放。2015年6月14日东方卫视《极限挑战》开播,作为围绕社会热点和时代背景创作的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开播首期收视率1,之后收视率更是节节攀升,成功抢占周日全国综艺节目市场份额榜首。2015年7月14日和7月15日,《人民日报》连续两日发表文章为《极限挑战》所传达的正能量点赞。在明星真人秀多达数十档的当下荧屏,《极限挑战》能百舸争流,风帆正劲,必然有其可资借鉴的经验。

随着电视综艺节目的发展,纯粹的以游戏为主打的综艺节目收视疲态尽显,观众更喜欢具有情节性或故事性的综艺节目。在这种需求背景下,综艺节目开始朝着故事化叙事迈进。相比以往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的一大特色即是剧情式综艺的呈现,节目内容以故事为外壳。故事的基本要素可以概括为:过去的事、陈述,人(命运)这样三个关键词[1]。所谓对事件的陈述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叙事。总体来看,它包含选择什么事情,以及如何讲出来的问题。

二、《极限挑战》的叙事特征

1.多元化的叙事情境

戏剧情境是戏剧动作存在的基础,是展示戏剧冲突的前提和条件[2]。《极限挑战》在选择故事情境时,着重紧扣热点事件和社会话题,侧重于以影视剧为故事呈现的背景。第一期“时间都去哪儿了?”借用安德鲁?尼科尔执导《时间规划局》为故事外壳,故事主角争分夺秒抢夺时间延续生命为主线;第二期上演“继承者之战”,通过抢夺金条的形式由董事长决定继承人选,而“继承者们”这一主题恰恰源于2014年在中国热播的韩国电视剧《继承者们》;第三期化用经典电视剧《上海滩》的戏码,在上海滩展开了一场职业体验秀;第四期借用《荒岛余生》上演“海岛求生记”;第五期“疯狂的石头2之血战到底”成为《疯狂的石头》荧屏综艺版的续集;第六期借用电影《猫鼠游戏》在云南展开“悠长假期”;第七期以古代穿越到21世纪为叙事外壳。综合以上来看,作为外景综艺节目,《极限挑战》以热门影视剧主题为依托建立叙事情境,为人物动作和关系的展开提供了强有力的叙事助推剂。每周一期的主题构成了多元化的叙事情境,在这一框架下每期的内容如同固定演员非固定场景出演的情景喜剧,通过每期选择不同类型的热门事件、场所和人物角色,透过每期主题背后暗含的叙事推动力,将人物行动串联成一个整体,讲述个体对抗、团队协作的故事,传达正能量。

2.即兴式叙事

剧情式综艺归根就是在综艺节目中以演绎一段故事的方式进行娱乐。《极限挑战》每期通过完整的故事逻辑,像电影一样编纂一个完整的剧情和时空,然而这个时空是开放的,事件的进展是不可预估的,参与嘉宾的表演是即兴的。在综艺节目中即兴式表演并非《极限挑战》首创,《谢天谢地,你来啦》《喜乐街》《我们都爱笑》作为喜剧类综艺节目的代表即为嘉宾提供大致的表演方向,具体细节不固定,完全考验参与者的临场发挥和在实践中积累的演技。相较而言,《极限挑战》的即兴性更强,节目的录制完全进入到群众中去,“在社会情境中完成全部录制,让明星融入普通人中爆发出自然笑果和意外内容”[3]。

在诸多传统综艺节目中,嘉宾的语言以及走位安排都是事先预设的,不存在横生枝节,一切秩序井然,观众看到的嘉宾是经过雕琢的,近乎零瑕疵的。《极限挑战》恰当地把明星拉下神坛,明星不再高高在上,亲切、随和如邻家哥哥、弟弟,这是“平民化叙事”的体现。如第二期黄渤在地铁上和别人借吃的,搂着孩子演唱“两只老虎”,第三期中黄渤体验快递工作,因为延误遭退货;孙红雷在幼儿园代班,被孩子折磨到崩溃;王迅在282米高空冒着生命危险擦了近3小时玻璃收入270元后,为了7块饭钱跟“老板”讨价还价等。明星的亲民性在一段段自然叙事中完美呈现。这种自然叙事的好处在于,除了节目本身的游戏成分以及自带的刺激性之外,不受限制的剧情走向也可能使得普通百姓成为叙事的亮点。如黄磊体验出租车司机,搭载女乘客时,女乘客近乎丧失理智的激动,使得不少观众惊呼,“这是事先安排的乘客吗?女乘客浑身上下都是戏啊”。作为观众来说,在观看这样的场景时,想必也会被普通老百姓的现场表现感染到。

3.反转式情节

“所谓‘反转’就是对寻常剧情的颠覆,打断叙事与原来结局间的脉络,暗中插入新的脉络使原来的叙事与看似完全悖离的结局联系在一起,构成全新的叙事文本。[1]”韩国SBS每周日晚上会在其人气综艺节目“X-Man”播完后播出一期号称“反转剧”的短剧。这种反转剧通过对原叙事的解构,颠覆原有叙事文本进行再结构,某种意义上说是人工制造的叙事奇观。而《极限挑战》的反转式情节除了人为的设计、干预之外,还包括开放式的叙事环境带来的自然奇观。人为的设计体现在游戏设计者对环节的人为设阻,比如第三期地点设在了上海滩,所有的人穿着许文强的衣服登场,女嘉宾冯程程也款款而来,当观众以为整出戏将围绕上海滩展开时,出乎意料剧情反转,叙事重点反转为在上海体验不同职业换取创业基金。比如第六期“极限男人帮”在经历了前五期惊险挑战之后,被节目组邀请一同前往云南度假,然而轻松的氛围反转,上演了综艺史上首例人工拉飞机的桥段,非比寻常的开场注定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旅程,悬念由此出现。当然,除了人为对环节的设计造成的叙事突变,开放的剧情、不可预估的事件进展则会带来剧情的自然反转。第二期“继承者之战”中,善良、有原则的“绵羊兴”因为信任“颜王”,在买饭时,被“颜王”抢夺金条,“神算子”黄磊带领大家为张艺兴出口气,原本的剧情走向最后变成为几位作为继承者的哥哥合力帮助弟弟赢得比赛,呈现了一出完全不一样的“继承者们”。情境下的突转在意料之外造就了看点,带来了不同的期待值。

4.定型角色的非定式演绎

在影视剧的叙事中,典型人物的塑造是影视剧创作的核心。人物塑造的好处在于,有了典型丰满的人物,即便故事烂些,“戏”总是会出来的。作为当今火爆荧屏的明星式真人秀,节目的参与明星是观众选择收看节目的重要元素。《极限挑战》没有选择明星萌娃,夫妻恋人,而是选择了靠实力奋斗拼搏的六位“老大不小”的“男人帮”。黄渤和孙红雷作为影帝和视帝级人物,其综艺首秀成为吸睛亮点;黄磊作为好老师、好男人、好爸爸的代表同样拥有众多粉丝;王迅作为综艺新人,以接地气、呆萌的形象迅速成为人气王,据《极限挑战》导演严敏介绍,王迅的形象恰好符合了现实社会中“上有老下有小”、工作生活压力都大的男人形象;而张艺兴则作为了刚出校园,走上社会的男人的代表;罗志祥既有颜值,也在娱乐圈打拼了很多年。这样六个人搭档成的“咸肉”和“鲜肉”的组合,让观众短时间记住,迅速俘获观众的眼球。

此外,《极限挑战》节目组根据每个艺人的性格特征为其找到相应的定位。在录制过程中将这个人物的性格定位不断放大,形成鲜明的易记住的形象。六位参与者各具特色,并拥有多个别名。黄磊老师以极强的推理能力、精明的表现被标榜“神算子”;没钱靠刷脸混饭吃的孙红雷一改往日电视剧中坚持、果敢、硬汉的形象,因为又逗又萌的表现,被戏称为“颜王”、“极限大傻”;张艺兴善良、正直、傻萌、有原则,成为“绵羊兴”;王迅在节目中卖力表现,却总是不讨好,成为善良的受气包,被称为“实在哥”、“极限二傻”,因为两颗突出的大门牙,被称为“松鼠迅”,有点小气的性格,有“抠门迅”的美称;黄渤因为机智幽默,以及时不时的捉弄下队友,被称为“国民坏叔叔”;罗志祥“小猪”的称呼更是被节目组不断拿来调侃。应该说,六人的选择是成功的,节目组对明星性格的把握和明星在观众心目中所建立起来的角色认知之间或和谐或反差,带来了亲近感,符合了节目设置的初衷,身为凡人必有短板的“平凡男人们”,以他们的真情实感挑战人生的极限。

然而定型角色并非在剧情中定型呈现,“极限大傻”孙红雷也会有精明的时刻,“极限二傻”王迅也会有成功逆袭的机会,“神算子”黄磊也会有失算、“马失前蹄”的悲伤。综合来看,明星在游戏环境下将自己的个性展示极致化,离不开明星个人对节目理念的认同,在认同的背景下,明星们心甘情愿地入戏。应该说,多元化的角色演绎丰富了叙事情节,与清晰的人物性格线完美地辅助了剧情化的游戏设置。

三、结 语

当然《极限挑战》在叙事方面并非全部是优,比如第一期“时间都去哪儿了”,在观感上来看,整个游戏时间重心安排在了最后一个环节上,导致后面叙事带来一种冗长感,同时,在游戏设置上第一个号码台难度比较高,而其他环节的游戏过于简单。但综合来看,在明星真人秀火爆荧屏的当下,《极限挑战》能够在周日稳居收视榜首,与节目在叙事方面的创新之处分不开。从受众心理学角度看,观众对节目有一种新奇的期待和喜新厌旧的心理,希望获得超过个体生活体验和审美之外的东西,需要陌生的、奇异的,闻所未闻的视觉效果来刺激收视神经,从而带来全新的收视体验。在真实、开放的叙事情境下,《极限挑战》充分把握住了一般观众对于荧屏之外明星私生活以及其真实个性的兴趣,在当今电视节目创新不足、收视疲软的背景下,《极限挑战》使得观众们恰当地找寻到了情感共鸣的出口。

然而,在《极限挑战》收视和口碑双赢的当下,这档热门节目却陷入了“山寨”的口水仗中。韩国MBC电视台炮轰该节目抄袭其王牌节目《无限挑战》,指责《极限挑战》从名字到游戏环节都有复制痕迹,甚至有网友通过细致的截图对比来印证韩方的指责。在此,我们无意讨论这场口水仗中孰对孰错,抄袭也好,模仿也罢,节目制作者如果缺乏创新,简单的践行“拿来主义”,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再好的节目模式最终也会进入发展的瓶颈期,对于中国的电视节目制作者来说,原创才是提升电视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举措。

一档成功的电视真人秀节目,“真”是根基,“人”是核心,如何“秀”成为栏目打造特色,吸引观众的制胜法宝。

参考文献:

[1] 潘知常,孔德明主编.讲“好故事”与“讲好故事”:从电视叙事看电视节目的策划[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7.

[2] 梁立昭.韩国明星真人秀节目的戏剧性研究[D].浙江师范大学.2014.

[3] 好搜百科.极限挑战[EB/OL].http://baike.haosou.com/doc/788 8795-8718 104.html.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