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传媒期刊秀:《视听》>>2015年第11期

明星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的戏剧化建构

时再林

2015年11月30日10:41    来源:视听    手机看新闻

摘要:在当今“泛真人秀”电视节目时代,真人秀节目充分吸收戏剧艺术的精髓,使戏剧因素和戏剧手段向综艺节目大量渗透,日益表现出戏剧化的特征。本文以明星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为例,对节目内容进行剖析,从戏剧动作、戏剧冲突、戏剧情境、假定性等四个方面对其戏剧化建构进行阐述,以期窥探真人秀节目的成功之道。

关键词:极限挑战;真人秀;戏剧化

一、“真人秀”与《极限挑战》

“真人秀”泛指由电视节目制作者制定规则由社会成员以普通人身份参与并全程录制播出从而获得商业性收益的电视节目。作为一种电视节目形态,无论从节目的数量还是从收视率来看,真人秀节目都已成为当今电视节目的重要形态。因此,可以说,形形色色的真人秀节目打造了一个“泛真人秀”时代。

那么真人秀节目何以备受欢迎?它是依靠什么特质把观众牢牢地吸引在电视机前的呢?作为2015年二季度综艺大战中杀出的最大一匹黑马,主题定位于“剧情式综艺节目”明星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的巨大成功或许能激发我们一些有益的思考。

《极限挑战》是东方卫视在韩国综艺节目《无限挑战》基础上原创的大型励志综艺真人秀。节目有六位固定成员,即孙红雷、黄渤等明星组成“极限男人帮”,此外,每期节目还会加入一个新嘉宾。节目在全开放的录制环境中完成设定的各种“奇葩”任务,收视率连创新高,平均收视率破2%,最高收视破3%,几乎垄断周日全国综艺节目市场份额居榜首地位。

《极限挑战》的成功之道恐怕不在于“秀”,也不仅在于观众的所谓窥私欲,而在于出其不意、无脚本可循的“真实”,“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可以说电视真人秀节目是一种被设计的“真实化”戏剧呈现。

二、《极限挑战》的戏剧化建构

戏剧是人类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亚里士多德对戏剧本质的界定是:戏剧是对现实世界的模仿。而戏剧性则包含动作、情境、冲突、情节、假定性等因素。戏剧就其本质而言,就是动作的艺术。

真人秀节目的戏剧化是指这些节目充分吸收戏剧艺术的精髓,使戏剧因素和手段向综艺节目大量渗透。戏剧化导致真人秀节目的情景更集中,行为动机更易产生,人物动作更密集,冲突更剧烈,虚拟现实性大大增强,也就更吸引观众。

(一)戏剧动作

行动或者动作是戏剧的最基本要素,真人秀节目更强调激发动作,更多地呈现动作,两者在这方面非常接近。真人秀节目通过复杂的环节设置,使人物的动作更密集,更有强度。那么,什么是真人秀节目所钟爱的戏剧动作呢?戏剧理论家谭霈生这样解释,“动作要有目的性要集中统一,要发展迅速,这一切,都使冲突成为不可缺少的。”《极限挑战》中包含了大量的戏剧动作元素,而且很多看起来具有很大的危险性。

例如第一期节目“时间都去哪儿了”中“极限男人帮”化身时间守护者,在城市中展开了一场时间争夺战,在公园里上演追逐大戏。为了抢得关卡钥匙,赢得奖励,嘉宾进行持续奔跑、激烈撕扯;为了抢占先机,帮助队友,黄渤王迅高塔上演空中大战……在第六期节目“悠长假期之猫鼠大战”中由于飞机没牵引车,“极限男人帮”带领众人将空客A320向前拉动10米至起飞线,帮助飞机起飞。而在第十期节目“锉冰进行曲”中王迅、黄渤为了获取最后的胜利,克服恐高,挑战超高水滑梯。可以说,从陆家嘴绿地、南京路步行街、地铁车厢等,肢体接触与冲突一直贯穿《极限挑战》节目始终,而且这些动作目的性明确,即赢得胜利。

(二)戏剧冲突

戏剧冲突即障碍、矛盾,它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人与环境之间的矛盾冲突,还有同一人物在特定情境中内心的矛盾冲突。在真人秀节目中,人与环境的冲突主要体现在选手和竞争环节之间的矛盾。选手们一方面为了不被淘汰,就必须赢得其他选手的支持;另一方面,自己为了赢得胜利,又要想方设法淘汰其他选手。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选手与选手之间、选手与规则之间矛盾一触即发。

在《极限挑战》中,制作方主要通过规定任务的方式来营造嘉宾之间的冲突氛围,秉持“开放式过程”理念,充分发挥参演嘉宾主观能动性,允许嘉宾结合自身性格、场景、团队利益等,在冲突之中自主做出抉择,以反映嘉宾真实内心斗争,使人物特征更加鲜活、真实,增强节目的感染力和吸引力。具体而言,《极限挑战》冲突性的营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

一是任务的规定性。它主要表现在主题的特定性、资源的稀缺性和道具的强制性。《极限挑战》第一季十二期节目中,每一期都会有一个不同的主题,围绕一个社会热点或生活背景而展开,这就限定了节目冲突的框架,为嘉宾的自主发挥提供了背景。而在具体的任务设定中,很多环节都在开始前限定了嘉宾可利用的资源的数量。比如在第二期节目“继承者们”中,6位嘉宾要在度假区寻找五把车库钥匙,而每把钥匙决定下一轮到达市区的不同交通方式。在第五期“疯狂的石头2之血战到底”中,6位嘉宾前往长江索道,边坐缆车边寻找暗号,找到暗号的人才能获取开箱密码,但一共只有四个密码,且暗号使用一次后自动失效。这种资源的稀缺性无疑增加了剧情的冲突性,在有限的资源面前,众人如何抉择无疑成了节目一大看点。此外,节目中很多道具设置了强制功能。比如,在第二期节目“继承者们”中的“三把钥匙”都具有强制功能:“强制交换钱箱”钥匙(强制交换自己与任一人钱箱)、“强制抢夺金条”钥匙(强制得到另一人任意数目金条)、“强制给予金条”钥匙(强制给予另一人任意数目金条),这样不管道具受用方愿意与否,道具使用方都有权按照自己的意志进行相应支配,强化了支配方与被支配方间的人际冲突,增强了结局的悬念性。

二是人物的自主性。“开放式过程”的制作理念,给了嘉宾很大的自主发挥的空间,他们可以根据剧情发展的需要以及对当下竟态形势的判断,自由抉择。然而由于彼此之间竞争与合作关系相互交织,价值取向反复多变,信息沟通真假难辨,无疑增加了选择的复杂性和嘉宾之间关系的不确定性,增强了彼此之间的人际冲突。因此,纵使神算如黄磊,也总是百密一疏,无缘冠军。比如,在第九期“职场宫心计”中,老谋深算的黄磊被众人提前投出局。此外,这种自主性,也增加了人物内心世界的自我冲突。比如第二期节目“继承者们”中,孙红雷抢夺张艺兴的箱子之后,内心世界充满了斗争,一方面为了赢取胜利采取任何方式都是节目允许的,本应心安理得;另一方面为自己欺骗了张艺兴对自己的信任,感觉甚为愧疚。这种内心斗争通过镜头特写与后期剪辑,在孙红雷脸上很鲜明的表现出来,塑造了孙红雷多面的人物形象和复杂的性格特点,增强了节目的真实性。

(三)戏剧情境

所谓戏剧情境,就是促使戏剧冲突爆发、发展的契机,是使人物产生特有动作的条件。它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特定的情况、环境,二是特定的人物关系。《极限挑战》的每一个环节都是一种充满戏剧性挑战的情境。当嘉宾身处其中的时候,就会产生充分的行动欲望,形成情境动机、动作的戏剧过程。每个人都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下去,就产生了互相矛盾的动机。这样一来,在这个情境中,包含了同时向多个方向生长的因素,它们互相纠结,共同生长,酝酿着激烈的冲突和最后的结局。这就导致了剧情的发展具有不可操纵性,往往会打破既定的设想,产生新的化学反应,使剧情发展和最终结果都具有更大的开放性。在《极限挑战》中戏剧情境的营造最为明显的表现是在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上和在扑朔迷离的剧情上。

1.人物关系错综复杂

随着每期节目剧情的不同、游戏规则的不同,“极限男人帮”最初的“极限三傻”与“极限三精”两大阵营不断产生分裂,成员在特定场景下,选择特定策略,产生了多个组合。比如“雷兴组合”,孙红雷、张艺兴从第二期开始的虐恋情深,且张艺兴总能净化孙红雷的心灵;“双黄组合”,黄渤、黄磊第八期两人一起被绑架到脱岛,成为难兄难弟;“孔雀传奇”,孙红雷与罗志祥被淘汰后扮女装争夺硬卧;孙红雷采莲蓬时罗志祥帮忙。这种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为每一期的剧情发展编写了更为曲折的剧本。

2.剧情发展扑朔迷离

在《极限挑战》中,六位嘉宾参与的任务虽然是提前设定的,但嘉宾们完成任务的过程,节目组却丝毫不会加以限制,因此观众们看到了很多真正的路人在节目中“乱入”,嘉宾们为了完成任务,甚至还要向这些普通群众求助。黄磊曾说,“节目里没有架构剧情,我们只是生活中自然发生的剧情的搬运工。”“极限男人帮”以他们丰富的社会经验和性格情感让节目进程延展出无限可能,观众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令人感到有一种强烈的真实感和吸引力。

(四)假定性

真人秀节目虽然是以真实记录的方式出现的,却有着极强的假定性,即它借助于一系列约定俗成的东西给观众造成真实的幻觉。这种“假定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情境的假定性。嘉宾们组成一个团队,他们既互相帮助又互相竞争,为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努力秀出自己,这些节目创设的情境,剥离了复杂的制约因素和广泛的社会联系,力求简单纯粹地彰显人物主要动作和冲突,这种情境的设置类似一个理想化的实验室,它的实验条件来自于生活,但并不等同于现实。

二是时空的假定性。真人秀往往采用高度浓缩的方式,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中呈现一个相对完整的人生历程。这种浓缩往往先设定节目主题,选定故事背景,制定游戏规则,然后借助视频剪辑、添加字幕、特效等后期制作方式完成。由于情境设定已经将矛盾的动机植入到嘉宾心中,他们就开始在这个特定的“舞台“上分别行动,但这个空间和现实社会生活之间划出了界限,脱离了复杂的现实环境,这个空间构成了一个理想的实验室环境。

《极限挑战》最大的特色就是其“剧情式综艺”理念,采用全开放性、进入社会的录制方法,它呈现出的不仅是一档明星真人秀,还是拥有社会众生相的剧情式综艺。节目每期任务主题的设定都来源于一个大众耳熟能详的经典影视作品,并编纂一个完整的剧情和时空贴近大众生活,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也间接传达了节目的价值观和感情基调。比如第一期“时间争夺赛”就是在传递“时间的宝贵”;第三期的职业体验,则是表达对基层职业的理解和尊重;第五期中的战役则强调了命运的反转和团队合作精神。

另外,节目中的很多任务都安插在真实的环境之中,在“社会情境”中完成全部录制,让明星融入普通人中爆发出自然效果和意外内容。比如,在第三期“上海滩2015”中,黄渤送快递,黄磊当出租车司机,孙红雷当幼儿园老师,王迅当“高空蜘蛛人”擦玻璃,罗志祥变身家政服务人员,以及张艺兴在饭店打杂,他们在任务中服务的对象,都不是节目组安排的“托儿”,而是实实在在的真人真事,明星们也由此真正的走入生活、走入群众。

结语

明星真人秀节目的戏剧化建构有别于传统的电视作品,是一种既高于戏剧化而又具有真实性的人生状态,它符合电视传播的规律,增强了电视节目的观赏性。但这种真实并不是在自然生活的状态下原汁原味地呈现,而是在制作者的操纵下被“导演“出来的。它首先是设定剧本主题,为参演嘉宾绘制了表演框架。虽然如《极限挑战》这种宣扬“开放式过程”的真人秀节目给参演嘉宾很大自由发挥的空间,增强了结局的悬疑性和情节的吸引力,但归根结底它仍然是“戴着镣铐跳舞”而已。此外,后期制作方的剪辑、特效等剧情加工方式,刻意选取某些更富有“爆点”和话题性的镜头,对原始录影材料进行修饰和重新编排,使最终呈现出来的节目内容有了很强的主题相关性,也更符合制作方从一开始就设定的表演框架。(作者系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参考文献:

1.人民日报.《极限挑战》最高收视破3% 精神追求赢观众

http://news.cntv.cn/2015/09/21/ARTI1442820739756171.shtml

2.人民网.人民日报:让“真人秀”秀出更多正能量

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5/0715/c1003-27304678.html

3.谭霈生.论戏剧性[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