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

探访殡葬师:一份不能微笑服务的工作(组图)

方圆圆、陈怡、陈金莲、王顺华

2015年04月08日13:37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行进中国·精彩故事探访殡葬师:一份不能微笑服务的工作(组图)

工作中的张雅。方圆圆 摄

  工作中的张雅。方圆圆 摄

  人民网宁波4月1日电 有一群人,我们需要他们,却避讳他们;我们鲜少跟他们说谢谢,更不说再见;我们基本不跟他们握手,感觉晦气不吉利。

  他们,是殡葬业的服务人员,是死者去往天堂路的守望者。从窗口接待到化妆整容,从更衣入殓到最后按下火化的按钮……人生的最后一站,他们代为送行。

  在浙江宁波,有340名从事殡葬服务的人员,记者近日走近他们,揭秘这一特殊行业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

  90后入殓师:刚开始是因为好奇,后来就需要勇气坚守

  在见到张雅前,我们很难把一个90后姑娘,与入殓师划上等号。

  张雅,这位年仅23岁的湖南妹子,长得瘦小秀气,是镇海从事殡仪服务的福利关怀院里年龄最小的入殓师。在从事这份工作的一年半期间,张雅和她的团队用双手为百余位逝者留下了永恒的美丽。

  “选择这份行业,刚开始是因为好奇。后来,就需要勇气来坚守。”张雅说。

  当记者走进镇海福利关怀院,张雅正要工作。逝者是一位从医院转过来的年轻男子,因为意外,他的脸上有道道伤痕,苍白无血色。张雅穿上白色工作服,戴上口罩与手套,拎起重约5公斤的殡仪专用箱,来到遗体化妆室。

  完成消毒、清理、擦拭面部这些基本的清理工作后,她开始给逝者上妆。粉饼打底,遮瑕膏一点点隐去了疤痕,再轻刷腮红,最后涂上淡色唇膏。男子的脸渐渐“泛”起红晕,安详得如睡着一般。“您安心地走吧。”张雅凝视着死者,轻轻地说了句,然后庄重地为他盖上白布。

  “为这位男子化妆相对简单,让他面容恢复自然就好。”张雅说。如遇受严重创伤、面目全非的死者,这就需要整容。他们往往要同时几个人忙碌3、4个小时,常累的直不起腰。

  “当家属握着我们的手,含着眼泪说谢谢,我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张雅嘴里的“辛苦”不仅是指工作本身,身体受累,更是心累。

  她记得工作没多久,有一次和两个同事打车,起初年轻的三个女孩子和司机聊的很开心。当得知她们是殡仪馆化妆师,司机却说了句“我很忌讳这个的”,而且立马住口。“气氛立即变得沉闷尬尴。之后,我们便很自觉地回避谈自己的职业。”张雅说。

  职业能回避,但有个问题却无法回避,那就是“缺男朋友”。镇海福利关怀院的女孩子基本都是单身。为她们找对象成了院领导陈立权的一项重要工作。“我经常带她们去相亲,不过别人一听是在殡仪馆工作,就往往没下文了。”

  张雅自己却不担心找不到男朋友,她说世界这么大,总有属于她的缘分。未来的他,要能接受并理解她的工作,这是必须条件。

  殡仪馆业务员:24小时开机待命

  80后的邱哲曾是一家企业的中层管理。两年前,他转行进入宁波市鄞州区殡仪馆,成为业务科的一名工作人员。电话预约、车辆调度、业务处理、火化档案整理,是他的日常工作。

  为了应对突发事件的死亡,他24小时开机待命。半夜接到电话,立马起身,奔赴现场。

  “最常见的是车祸,都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人心痛。”年轻的邱哲,不敢说阅人无数,却也见惯生死。

  “我们是不能微笑的服务行业。”邱哲并不忌讳与朋友坦诚自己的职业,他认为,各行各业总要有人去做,况且自己从事的是一份带有“积德行善”意味的职业,让死者走得有尊严,让家属安心,是他工作中的全部成就感。

  从事这个行业会受到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有时候还要承受他人异样的眼光。喜欢骑行的邱哲用两个轮子几乎走遍了宁波,从他文雅的谈吐里能看出来他很热爱阅读。他认为,这一动一静,是最适合自己的缓解压力方法,作为一名殡葬从业者,必备的心理素质中最重要的是抗压能力。

  近年来,绿色环保殡葬正被越来越多的宁波人接受并成为趋势。“总有一天,从事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员,也会赢得大家的尊重、理解和信任吧。”邱哲说。

  火化工:每一次火化按键,都很庄重

  从殡仪馆的悼念堂到火化间,不到50米的距离,火化工钟师傅走了18年了。但每次经过那段路,亲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哀乐声,传到钟师傅的耳朵里,钟师傅的腿依然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鄞州殡仪馆火化间一字排开,整齐地放着4台火化炉,遗体从外面的口子放进去,闸门关上,按下“开关”键,遗体就开始火化了。

  “炉内燃烧时,温度一般有七八百度,最高可达九百度。”钟师傅说。

  火化间温度很高,尤其是夏天,室内温度基本达到50多度,而且夏天因为溺亡事故经常发生,死亡人数上升,成为钟师傅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所以整个夏天,只要是工作时间,钟师傅的衣服总是湿漉漉的。

  高温的考验对钟师傅来说不算什么。世俗的不理解才是钟师傅心中最大的痛。

  亲戚中有人工厂开业,钟师傅不能一起去庆祝;表妹出嫁,钟师傅不能出席;亲戚朋友生病住院,他还是不能露面探望。钟师傅也识趣,能不去的场合尽量不去掺和。“不过,那个时候,心情真的很失落。”

  世俗的眼光,再加上天天和遗体打交道,悲情笼罩的上班环境,钟师傅每天很压抑,变得不爱说话。

  幸运的是,钟师傅的家人挺支持和理解他,身边一帮朋友也经常叫他出去喝喝小酒,唱唱歌。

  电影《入殓师》的最后,有一段话:“死可能是一道门。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正如门一样。我作为看门人,在这里送走了很多人,说着‘路上小心’,总会再见的。”

  这段话就像写给钟师傅的。

  从1997年到2015年,18年来,经钟师傅的手送走的有1万多人。“每一次火化按键,我都很庄重,那是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钟师傅说,“我们从事的是一个服务行业,希望通过我们的服务,让死者安息,生者安慰。”

  钟师傅说,殡葬服务不能说“您好、再见”之类的话。采访结束的时候,记者跟钟师傅握了握手,他的手很温暖。(方圆圆、陈怡、陈金莲、王顺华)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