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传媒期刊秀:《传媒》>>2015年4月上

覆盖是个什么东西?

文威 冯奇

2015年04月16日15:26    来源:传媒    手机看新闻

2014年,湖南天气反常,六七月份不热,到寒冬腊月,室外气温竟又是可以穿衬衣的。差一点就要错过那种寒冷的冬天了,恰好临近过年时出差东北,家里御寒的衣服都带在身上,并不觉得冷。因为多年习惯,出差一地必入户看当地湖南卫视的信号。

路旁雪厚,人迹寥寥,街头的小卖铺门帘严实,唯窗户有光亮,许多事情说不清楚的巧合,店主一家4人在看湖南卫视,当天晚上播的是《快乐大本营》。既然对方是忠实受众,笔者便自豪介绍身份,店主的女儿听闻立马起身靠过来问笔者要《快乐大本营》主持人的签名照。当笔者了解了湖南卫视平时的信号质量后准备离开时,他们看上去满脸疑虑:“湖南卫视的人怎么到我们这里来了,来干什么?”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江南的春风吹进长沙金鹰文化影视城这一间办公室,笔者仍可清晰记得,那天晚上推门而入时,店主一家其乐融融守着电视的场景,作为一种重要的家庭娱乐方式,电视参与着家庭的悲喜,承载着多少情谊和多少话题……

覆盖只是电视生产的一个环节,能够让每一台电视机屏幕前的受众都可以高质量收看到湖南卫视,将频道的观点、情怀、喜悦、感动、泪水通过屏幕和受众关联,就是一个“芒果覆盖人”的最高心愿和职责,笔者为自己是其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这样,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就不再是枯燥乏味的空洞数字,而是无数受众期待的有温度的传递。

但是,覆盖难做。具体覆盖工作要面对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线网络、省级卫视、频道、受众等五重关系,怎么让这个生态圈更加健康,需要对这五层关系有新的认识和突破,笔者仅以浅薄所知谈谈对这五层关系的理解,并说明目前在实际工作中遇到的困惑。

车到山前,路在何方——期待总局的具体指导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是行业主管部门,覆盖听从指挥,总局的每一个指示和要求,在卫视覆盖的工作中,都是铁令手则。但在省级卫视要向全国覆盖的趋势下,没有详解的操作细则。作为内容版权方,省级卫视究竟需要不需要向有线网络付费?有线网络销售频道资源获得收视费是否需要向省级卫视支付内容版权费用?如果允许有线网络收费,收费的具体指标是什么,按照当地GDP、人口数、有线用户数、收视贡献率、广告回报量还是其他哪一种数据作为依据?

于是我们迷茫了。

这似乎有点像诉求,但切切实实是覆盖工作中碰到的困境,左右双方都是广电系统的成员,有共同的基因和血脉,两者都不可分离独存,如何彼此支持共同良性发展,就十分需要放之四海皆准的行业规则。总局2014年已经开始对覆盖行业进行调研,我们正在将近年来与各省市有线网络公司的合作、价格等进行汇总后上报,期待新规则的出台快一点再快一点。

唇齿相依,各有所求——有线网络和省级卫视的新常态

众所周知,覆盖产生之日,有线网络急需内容资源,台网双方采用一方提供内容、一方提供平台的合作方式,并不收取落地费用。后来因为有线网络带宽所限,为控制准入频道数量,有线网络要求收取入网费用,一收多年,到今天,数字化改造之后,网络带宽已经不存在限制,可是有线网络已经养成收费习惯,“由奢入俭”难了。

但今非昔比。

今年3月24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CCBN有线数字电视运营商国际峰会,公布了广电和电信用户发展状况,总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有线电视用户2.29亿,数字用户1.72亿,直播卫星用户3200万,“户户通”用户1309万,“村村通”1909万。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固定宽带接入用户突破2亿户,三家基础电信企业IPTV用户达到3363.6万户。

固定宽带接入用户超过数字用户2000多万,网络权重的格局已经发生重大改变,但大部分有线网络公司为省级卫视提供的服务仍然是多年前的同质服务,特别是在人口数值变化趋缓的情况下,入网费用却年年高涨,其并没有考虑互联网广告、新媒体广告对于传统电视广告的影响,也没有考虑IPTV、OTT、无线数字等新型接收方式对于有线网络用户的分流。一边是用户和服务的停止,一边是入网费高幅增长,反差和价值比越来越大。

有线网络公司的利润增涨点应该放弃入网费这一板块,不能因为几乎是零成本的交易而紧盯于此,不再对与电视台相关的可新生业务进行拓展。广电大繁荣是整体的繁荣,并不是此消彼长,省级卫视需要目前体量最大的有线网络电视用户,有线网络需要使用卫视生产的内容,这是一种紧密联系、唇齿相依的关系,关系若要长久稳定用老话讲就应该“放水养鱼”。

假相竞争,同命相连——省级卫视要成为好朋友

节目制作、收视率、广告创收都是省级卫视各自奋斗的项目,所谓卫视竞争只不过是各家在受众脑海中的虚拟排序。卫视实体之间本身不存在竞争关系,只是受众的反应反射出的一种假象。

曾经有过一个时期,省级卫视覆盖人之间对自己的入网落地费用的具体数目和涨幅绝对保密,并希望降低自己的推高别人的落地费用来达到一种变相竞争的目的。近两年发现不堪重负后,省级卫视渐渐有了共同进退的想法,开始共同商议对策,渐渐形成没有规定的泛合作意识联盟。倘若未来能够形成卫视间的合作联盟,应该能对抗有线网络的无序涨价,当然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举措。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汪倩(实习生)、宋心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