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郭敬明:习惯面对争议 要用行动给质疑声啪啪打脸

2015年07月08日07:1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郭敬明 我要用行动给质疑声啪啪打脸(1)

  电影《小时代4》即将在本周五上映,时代姐妹花的故事终于要告一段落了。从刚开始做导演在一片骂声中成长起来的郭敬明,到现在身兼多职,“做宣发、做制片,还负责投资、协调主演”,仿佛在玩电影的营销上,他凭一己之力就搞定了全部,《爵迹》未开机就赚足了眼球。这次采访,郭敬明依然是有问必答,通告安排在夜间,不少媒体采访完都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但他还在为《小时代4》做最后的“拼搏”,“有些人质疑我是一个玩票的导演,那我就一部一部拍,总不能我都拍十部了你还说我玩票吧?如果十年之后我还在拍,那和专业的导演有什么区别呢?”那一刻,我想称他一声——“郭敬明导演”。

  A

  有关《小时代4》

  终结

  8分钟长镜头,一个开放式结局

  新京报:《小时代4》的结局和书中一样吗?

  郭敬明:小说的结局其实很明确,但是电影比较妙的一点是它除了晦涩还有一些其他可能性,最后有一个八分钟一镜到底的长镜头。我们把第一部到第四部的时空全部重现了一遍,而且基本上每一个场景都不是用以前的画面剪辑的,而是重拍一遍。当时的衣服、场景、灯光一切都要还原,甚至很多场景为了几秒钟镜头重新搭建。这八分钟里藏了很多的信息量,如果你是积极阳光的人你可能会导向happy ending,但如果你的内心比较悲观负面,可能就会拼凑出另外一个黑暗的结局。

  我在做后期的时候,杨幂第一遍看完觉得挺好。郭采洁看完就很难过,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她们两个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其实这个结局我还蛮喜欢的,它可以引发很多的讨论。当时这么设计也是因为我不想这个故事结束,虽然任何一个故事都有完结的一天,所以我希望它在开放式的结局里,在观众的讨论和遐想中诞生许多的可能性。

  新京报:小说之前是很梦幻的,但是结尾的大火给了人一个很现实的落点。

  郭敬明:一直以来大家都说《小时代》的画面比较浮华,都说只看到名牌包包,但它为什么能够吸引那么多观众,一年又一年到电影院支持?不可能是因为包包漂亮裙子好看而落泪吧,大家还是在感情上被感动到,想起自己曾经的一群好朋友。就像看《钢铁侠》《复仇者联盟》,你明明知道那个世界是虚假的,但你还是会为这种正义战胜邪恶的力量感动。

  柯震东

  一切听天由命,只是可惜了顾源

  新京报:在年初发微博确定片子定档时你提到过“有遗憾”,这个遗憾是指柯震东吗?

  郭敬明:对。其实作为导演当然希望这个故事是完整的,但如果国家有相关的规定我也必须遵守,对于观众和我自己而言其实都是损失。大家并不是觉得损失了柯震东,而是失去了顾源。

  新京报:当你得知柯震东出事后,担心过影片吗?

  郭敬明:蛮担心的。我们原计划是在春节期间上映,但他那件事情发生在去年8月。本来我们已经开始在做宣传和后期的准备了,但突然被叫停。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而且当时大家也没觉得整件事情会发酵得这么严重,导致片子都不能上映。有一段时间我们都对片子的未来很茫然。

  新京报:那时全部内容都拍完了?包括你提到的最后八分钟的戏,也有柯震东?

  郭敬明:对。而且还不能硬生生地剪掉,那样很多逻辑都讲不通。其实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哪个版本可以上,因为我们送审了几个版本,有包括柯震东的版本,也有完全没他的版本,都往上送了。如果最后结果是完全没有柯震东的版本那也只能接受了。

  新京报:从他出事到现在你们有过沟通吗?

  郭敬明:很少。因为确实也不知道怎么说。他本人的心理压力比谁都大,作为旁人我们也很难去表达。

  新京报:从春节档延到暑期档,中间有过一些转机吗?

  郭敬明:没有,越来越严重。《小时代》其实主要是讲学生青春的,所以要么寒假要么暑假这两个选择。而且也不能一直遥遥无期地等,等个两年三年,包括投资方和我自己也担不了这个压力。

  新京报:观众未来有没有可能看到完整的版本?

  郭敬明:如果有期限,比如说三年五年之后我可以完整地上映,那可以等。但是这是一个没有期限的事,万一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没有人敢去冒险。而且大家把导演的权力想得太大了,那么多投资商,几千万压在里面,导演说不上就不上是不可能的。里面很多投资商特别是一些上市公司有业务财报的压力。

  新京报:如果《小时代》是一个人投资的你就会一直等?

  郭敬明:不知道。我还是得看一个整体的状况。如果为了一个人而导致整部电影没有和观众见面,那对其他主创也是很不公平的。杨幂是怀着孕来拍这个戏的,就因为某一个演员的错误导致其他所有人的付出都白费,那也不公平。

  B

  有关“质疑之声”

  良药苦口但丢给我毒药我有权不吃

  新京报:这两年各种质疑,会令你防守性更强吗?

  郭敬明:还好。我很小就出道了,一直伴随着很多争议,面对这些已经习惯了。只是说随着电影的发展这些声音变得更多元化了,产业角度、电影角度、粉丝经济、营销手法等都有了讨论。《小时代》慢慢成为大家可以剖析的一个案例,所以大家解读的角度更多元,而不是第一部出来一窝蜂都往价值观问题跑。对我来讲也是蛮欣慰的一个过程,因为确实有更多人看到这个电影。

  新京报:但一直不停解释这些也会烦吧?

  郭敬明:烦还不至于,但我不接受硬把莫须有的事情往我身上扣。其他负面声音我觉得只要有道理我都OK,我可以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或者缺点。《小时代1》是我的处女作,是一个完全没有学过电影的作家拍的电影,它不可能十全十美。所以有缺点就活该被别人讲,讲得严厉也好温和也好都是别人的权利。你看那么多对《小时代》的争论其实我很少去回应,我唯一回应过的一条是——“看《小时代》,女生的三观就是为了名牌包包该被老男人包养”。因为电影里面没有一个女生为了名牌包包去做老男人的小三,我确实没有宣扬这种东西,你不能硬扣给我。其他的有道理的我都接受,良药苦口,但是莫名其妙丢个毒药给我,我有权利不吃。

  新京报:因此也有不少人与你产生争论。

  郭敬明:我之前看过蔡明亮导演的访谈,他说“一个好的电影就要像一把匕首一样,可以把原来你看上去很混沌的一群人分开为对立的双方”,我觉得好的电影作品就该有这样的力量。当然我不是说《小时代》很好,只是说它恰好具有这样的功能。在我身边,别说年轻人,哪怕是比我成熟很多的电影行业的人,也有很多特别支持《小时代》,很多特别讨厌的,两边掐得一塌糊涂。所以我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小时代》能有这么大的争议和讨论,第四部了还在撕,这是超出我的预估的。

  新京报:遭遇这么多争议,现在你的心态如何?

  郭敬明:其实我已经越来越不在乎外界的声音了。随着你越来越成熟,你更能确定哪些东西是有帮助的,哪些是不用去理睬的。因为人的精力时间有限,你去把精力都耗费在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还不如好好去做自己的事情,用作品说话。有些人质疑我是一个玩票的导演,那我就一部一部拍,总不能我都拍十部了你还说我玩票吧?如果十年之后我还在拍那和专业的导演有什么区别呢?就是一个正规的,认真拍电影的导演啊,所以很多时候言语的力量是很弱的。《小时代》四部都拍完了,大家会知道我不是拍一部赚了钱就走的。而且我还在拍《爵迹》,所以行动比空洞的语言有力得多。

  C

  有关《爵迹》

  新人

  关键看谁合适,是不是明星无关

  新京报:说到《爵迹》,除了每次九点发布演员阵容,在顺序上也是精心安排的吗?

  郭敬明:有的,就是尽量让传播效应最大化。

  新京报:你第一个公布的是范冰冰,是否因为当时她和李晨的新闻热点?

  郭敬明:其实跟她当时的新闻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小时代》是很年轻很新生代的电影,但《爵迹》包括投资、类型都大很多,如果我公布的又是杨幂、陈学冬大家会觉得这又是一部《小时代》。所以冰冰姐作为第一个除了引起大的讨论以外,观众的整个观感都会不一样。因为冰冰的影响力比新生代的演员还是高了很大一个台阶。

  新京报:《小时代》你捧出了当时默默无闻的陈学冬,这次《爵迹》里也有两位新人林允和汪铎,后者甚至对大家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面孔,你选新人有什么标准?

  郭敬明:我觉得首先是跟角色贴合。一部电影里有几个明星来配合宣传就够了,剩下的一定是贴合角色的。就像《小时代》,当时我们有了杨幂有了柯震东其实在商业上已经足够了。那剩下的角色我觉得新人只要符合就都没问题,像陈学冬、谢依霖、郭碧婷,当时都是新人,但我愿意去用。

  到了《爵迹》,很多人都说我不需要明星就有足够的号召力,反倒我用了十个明星加一个新人。所以其实跟明星与否并没有太大关系,关键还是人本身能不能完整地去塑造好角色。

  新京报:林允作为“星女郎”,刚演完周星驰的新片《美人鱼》,但大家毕竟还没看到作品,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注意到她的?

  郭敬明:我以前跟星爷公司的人就很熟,那个时候他们也有带林允来见过我。刚好过了几个月《爵迹》进入筹备期,就想到她很适合。

  新京报:按惯常的思维,“星女郎”很少会在电影上映前接其他戏?

  郭敬明:之前很多戏找到林允,但是星爷那边都说不可以,《美人鱼》没上之前不能接。这次也是他们觉得这个项目很好,毕竟是《美人鱼》的女一号,他们挑戏也是女主角才肯出演的,但是在《爵迹》里她是一个群戏,但还是配合得很好。

  新京报:这次这个终极海报(右图)的创意还蛮有趣的,是你自己构想的?

  郭敬明:因为本身我们拍的时候他(柯震东)就在那个位置。

  新京报:感觉你的海报都在玩彩蛋。

  郭敬明:对,因为那个(空缺)大家其实一看就知道。大家都知道什么原因所以我们也不用去解释了。

  新京报:海报中只有杨幂穿了黑色的衣服,其他人都是白色。

  郭敬明:这个是按照原作小说来暗示的。但是电影结局还有点不太一样。海报里面还是藏了很多信息量的,不止是衣服和站位,配饰等很多小细节都是有暗示的。包括那张最后的晚餐(左图),暗示就更多了。

  话题

  拿我和《长城》比,太抬举我了

  新京报:《爵迹》的选角和《长城》有没有关系,感觉量级都很相似?

  郭敬明:没有。大家把《爵迹》和《长城》做比较是太抬举我了,不要这样。张艺谋是我很佩服的导演,而我只是一个新人。因为中国新生代的演员其实就那几个人,选择范围不大,并不是针对性地来选择的。

  新京报:所以陈学冬能安排好时间分配给你和张艺谋?

  郭敬明:对。

  新京报:你这次还给自己设计了一个角色。

  郭敬明:对对对,其中有一个角色我觉得蛮有意思的,而且是我自己的电影也比较能控制,我就觉得可以试一下。当然我以后也不会走演员这条路,也不会去拍别的导演的电影,纯粹是觉得自己的戏可以试一下。

  新京报:希区柯克的每部电影他自己都有出现。

  郭敬明:就是一个比较好玩的尝试嘛。

  新京报:之前我采访投资人李力,他提到《爵迹》只有一部?

  郭敬明:现在只有一部在拍,但我们肯定是一个系列来计划的。

  新京报:这么多潜力新人和大牌明星,大家可能会觉得好浪费,会选择像《小时代》这样套拍吗?

  郭敬明:不太可能,因为《爵迹》非常复杂。中国电影基本上没有这样拍的,对我来讲也是全新的挑战。所以我想把第一部做好后再想续集。

  新京报:你这两年都集中在做导演,感觉《爵迹》会写不完了?

  郭敬明:我已经写了十六章了。

  新京报:你另一部很重要的作品《幻城》什么时候会拍出来?

  郭敬明:应该是更后面的计划,会在《爵迹》之后或者穿插着来,已经在做计划了,但是没有《爵迹》这么快,毕竟已经定档期了嘛。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