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侯孝贤解读《刺客聂隐娘》细节 背向观众隐于侠义

2015年08月25日06:51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侯孝贤背向观众隐于侠义

  8月23日,侯孝贤的最新导演作品《刺客聂隐娘》(以下简称《聂隐娘》)在京举行了媒体点映,这部为他在戛纳斩获“最佳导演奖”的影片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这样一部良心作品,口碑自然不差,美术、服装、布景、摄影等皆为人称道,只是免不了略显晦涩。对于自己首部在中国大陆地区公映的影片,侯孝贤关爱有加,赶场多个沙龙讲座,并在采访中解读片中的一些细节。影片将于本周四上映,在观看《聂隐娘》前,我们先跟着侯导一起做功课。

  情

  让“聂隐娘”落地,讲情感

  《聂隐娘》是侯孝贤筹备8年的作品。8年间他对这一题材始终“一往情深”,没有更改。在8月21日举行的腾讯电影沙龙上,侯孝贤再次提到为何要拍《聂隐娘》时,朴实地回答:“大学的时候开始看唐传奇,特别喜欢《聂隐娘》,一直想拍。”

  侯孝贤认为聂隐娘这个人物很特别,特别像舒淇。不过对于聂隐娘的故事他并没有照搬:在有些版本中,聂隐娘武功高强,甚至可以腾空跃起刺杀飞鸟,但侯孝贤感觉那个已经脱离了现实,“所以我就让聂隐娘回到写实。聂隐娘讲起来蛮简单的,她就是一个人,很小离开家,回来以后重新面对自己。这其实是一个讲情感的片子。她最后面对自己的记忆,面对自己的问题终于全部都解决了,她就走了。”

  真

  每一幅屏风都用手画出来

  电影《聂隐娘》取材自唐代裴铏短篇小说集《传奇》里的《聂隐娘》一篇,这个故事背后的中唐藩镇之乱、道教与朝廷的关系以及节度使、遣唐使等历史背景非常符合侯孝贤的趣味。为了弄懂这些关系,侯孝贤研读《资治通鉴》《新唐书》等典籍,甚至把从南北朝到隋唐的社会风俗史、节度使官阶形成、胡化汉人与汉人之间的关系,以及遣唐使和唐朝之间的关系都梳理了一遍。

  片中的美术和取景值得称道。制片人、美术设计黄文英是侯孝贤团队的老将,她表示这一次侯导与以往相比更加注重细节,“他可以一天只拍一个场景,一周之内同样的场景拍个五六遍,过几个月他又回去重拍同样的场景,可是布景我早就拆了。”该片的美术细致程度,很容易让人想起他的《海上花》,所以你能看到在《聂隐娘》里,花了大量时间铺陈的那些生活细节:聂隐娘回归之后,长镜头记录了仆人布置浴室的每一道工序;还有送别使节时候,长镜头交待了敬酒的步骤和礼仪;甚至在聂隐娘受伤后,磨镜少年为她上药的长镜头里,你几乎看不到上药的工序,但通过木质盒子开关的声音、纱布被撕扯的声音,以及聂隐娘的面部表情里读到大概的步骤。

  为了展现唐朝的丝制品,除了在苏州杭州购买,还让美术部门去印度、韩国买手工的丝制品回来。影片的置景精美,每一幅屏风都是手工画出来的,包括墙上的画都是美术学院的学生画出来的,甚至到最后一天最后一刻,他们还一直在画。

  景

  等风,等云,等鸟儿散去

  影片的另一大亮点是取景,《刺客聂隐娘》的外景很多,遍布湖北武当山、神农架、利川、随州、内蒙古等地。因为侯孝贤很不喜欢在摄影棚里拍电影,他喜欢自然的光线。电影中还有十五场左右在日本拍摄,借用京都的大觉寺、高台寺、东福寺、平安神宫的水上泰平阁、姬路的圆教寺。选择日本的场景,主要因为日本是在大化革新唐化运动至今,仅有保存唐朝物质文化最完整的地方。

  舒淇说,拍《刺客聂隐娘》,其实就是在等——等风,等云,等鸟儿散去。随州银杏谷被用来拍摄舒淇在此“隐居”的戏份,但2012年10月剧组去时,侯孝贤没看到他想象中的“漫山遍野的黄叶”,最后他决定先去其他地方拍摄,等到银杏谷的树叶变黄后再来补拍。

  他还专门叮嘱工作人员,一定要保护好“聂隐娘家”,家门口千万不能出现现代化景观。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聂隐娘》所有的镜头都是胶片拍摄,那些光、景、色彩全部是实拍,没有做过后期。侯孝贤谈到此处露出得意神色:“是不是很美?我喜欢标准画幅。现在很多人拍都依赖后期,我没办法,我就喜欢这样的景。”

  人

  张震木讷舒淇应早点嫁人

  《聂隐娘》启用的都是跟随侯孝贤多年的老班底,主演张震、舒淇也不例外。尽管侯孝贤已经在不同场合多次对他们做出点评,但再谈仍是忍不住夸赞。

  对于张震,侯孝贤十分幽默地说他“是半天闷不出一个屁来的”,“但张震为人非常好,我找他拍最早是因为他演《吴清源》,气质真好。他对人对事表里如一,甚至有点木讷。你看他娶的妻子就好了,以前是他的助理,他没有任何绯闻。”

  他又很快说到了周韵,“周韵原本想请自己演《侠隐》,却被自己先下手为强请来演田元氏,演得好得不得了”。最后点评爱将舒淇,他报了一个料,说他去香港办事,舒淇请他喝酒,就来了两个女性朋友,剩下全是男的,但舒淇跟他们就像哥们儿一样,“这说明她非常自信!”侯孝贤说得斩钉截铁,随后补刀:“不过她应该早点嫁人!没有一个男的敢追,奇怪了。可能有(我也不知道)。可能这就是侠客精神。”

  最后,侯孝贤分享了自己欣赏的演员品质,他表示,自己最欣赏的品德是正直,而在他看来,男性肚量要大、刚强,女性要烈,因为女性烈才有能量。“其实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要对得起自己,懂我意思吗?所谓对得起自己就是你要很坦荡的而没有黑暗的面,就是没有这种算计,你宁愿吃亏都没关系,你懂我意思吗?其实我辨识人的能力非常非常强,但是我绝对不会说这个人就是这样了,不会,然后再慢慢理解他,久一点发现他其实某一部分很动人的,因为我感觉每个人的环境不一样。”

  对于自己,侯孝贤认为自己最大的优点是干脆,“可以非常坚持一定要做到,也可以一下子就丢掉,丢了,再想别的。”而谈到缺点就有点让人哭笑不得了:“我的缺点,就是我老婆骂的,其实也是优点,就是什么都替别人想,想了别人,所以我太太老是说我,尤其是我对钱又是这手来这手就给了,弄得到最后家里都没钱,我又忘了,常常会这样。”

  最后,极其相信星座的侯导又说回“聂隐娘”:“聂隐娘看起来像牡羊座吧,我也是牡羊,她一定就是牡羊,我感觉非常像牡羊。”

  态

  背对观众不理评论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开始,侯孝贤“创作要背对观众”的言论被媒体大肆传播。在腾讯电影沙龙上,侯导再次强调了创作的时候要背对观众,不能想观众的事,“以前我都是面向观众,所有电影都卖钱。后来背向观众,更多会想自己怎么看这个人、怎么看这个世界,要拍什么。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拍上来,拍到今天的《聂隐娘》。”

  侯导认为,拍摄唐朝的电影“没准备好就是拍不到,不能像时装片一样随时调整”(编者注:《聂隐娘》主创团队从考据资料到开拍,超过7年时间)。而“拍戏绝对不排戏,场景、镜头、打光、演员都准备好了,感觉对了就OK”。

  当被问到《聂隐娘》到底想传达些什么时,侯孝贤非常实在地坦言没有想到传达什么,“其实我的目的不是传达什么,我感觉很过瘾拍这个片子,我非常喜欢聂隐娘这个人物,经过我的创作,其实就是我诠释对这个人物的一种喜欢跟推崇,喜欢这样一个人。所以一定会调整到跟小说不一样,感觉OK。”而进入内地市场,难免就要被问到票房,侯孝贤也不例外。谈到此处他颇有些激动:“没有什么一定是怎样,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常重要,我们一定可以坚持我们要做什么。这样做事有一定道理,通过自己,自己无憾,追求这个东西就OK了,不管你们要有什么评论,跟我毫不相干。”不过随后,他又十分自信地建议观众:“多看几遍吧,真的,不要想这个电影是什么电影,根本不需要。好像突然进来,坐在那看,就看吧,不要判断,不要用经验判断,不需要,就是去看。”

  像读诗一样,读懂聂隐娘

  这是一个武功绝伦的女杀手,最后却无法杀人的故事。

  1《聂隐娘》讲了什么故事?

  《聂隐娘》是唐代裴铏所撰的短篇小说集《传奇》中的一篇,讲述女侠聂隐娘幼时被一道姑掳走,过了13年被送回已是一名技艺高超的女刺客,而师傅送她回来的目的竟然是刺杀青梅竹马的表兄——田季安。师傅对她说“剑道无亲,不与圣人同忧”,而剑术已成的聂隐娘,最后能否斩绝人伦之亲,得到自己的道?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武功绝伦的女杀手,最后却无法杀人的故事。《传奇》这本书已失传,我们如今看到的版本是从宋人所辑的《太平广记》中录出的。

  2聂隐娘的名字

  虽然书名和影片名皆为《聂隐娘》,但片中人物对舒淇扮演的角色多称作“窈娘”“窈七”“阿窈”。那么“隐娘”的称呼从何而来?原书中提到,聂隐娘为魏博大将聂锋之女,10岁时被一尼姑用法术“偷去”,教以剑术,能白日刺人,人莫能见,故曰“隐娘”。

  3魏博

  《聂隐娘》的故事发生在河朔三镇之一的魏博镇,大约在今天的河北南部、山东北部。魏博节度使,又称天雄节度使,是唐朝设置的节度使,管辖着魏州、博州、相州、贝州、卫州、澶州六州。魏博镇的开创者是安禄山的大将田承嗣,相比另外两镇节度使李怀仙、李宝臣的胡人血统,出身汉族的他在位时间长达16年(公元763年—公元779年),因而奠定了坚实的统治基础。从地理位置上看,魏博靠近东都洛阳,可以说华北东部动向的钥匙实际上就掌握在魏博节度使手里。唐朝廷对此无可奈何,只好采取怀柔政策,通过加官晋爵以及联姻等方式来笼络田承嗣。唐德宗还把自己的妹妹嘉诚公主嫁给了田承嗣的儿子田绪。

  大历十四年(779年)田承嗣去世,临终时命侄子田悦为留后,开了藩镇世袭先例。后来田承嗣的儿子田绪杀死田悦,归附朝廷,依然享有割据的实权。之后,田绪的儿子田季安接任魏博节度使。片中张震扮演的正是田季安。

  4青鸾舞镜

  电影中的“青鸾舞镜”典故,出自南朝宋·刘敬叔《异苑》卷三,讲国王得到一只青鸾,三年不鸣,有人告诉国王,青鸾看见自己的同类便会鸣叫,于是国王便“悬镜照之”,青鸾看到自己的影子后却悲鸣而死。

  “青鸾舞镜”用以比喻失去伴侣的孤独和痛苦,或用以比喻夫妻的离别。又因为古时铸镜往往在镜背铸鸾鸟之形,镜子也称为“鸾镜”。这个典故贯穿影片始终,揭示了电影“一个人,没有同类”的主旨。“没有同类”,踽踽独行的是着于枝头的聂隐娘,还是深宅宫中的田季安,抑或是银幕背后的侯孝贤导演,有待观众慢慢体会。

  5纸术杀人

  片方之前曾曝光一个两分钟不到的片段:昏黄的古代建筑里,一名歌姬突然停住脚步,弯腰扶柱。柱子周围升腾起鼓鼓白烟,歌姬身体竟逐渐消失,这便是“纸术杀人”(一种巫术)。原著小说中并没有此细节,不过,聂隐娘却另有奇术——折纸成驴。小说中写到,聂隐娘夫妇骑来一黑一白两匹驴,投靠刘昌裔。有一天,两匹驴突然不见了,刘昌裔派人寻找,不知去向。后来在一个布袋中,看见了两个纸驴,一黑一白。“纸人杀人”应该是对“折纸成驴”这种异术的推演。

  6“磨镜少年”是谁?

  书中“磨镜少年”是一个只会磨镜余无他能的少年,是聂隐娘的丈夫。电影中,妻夫木聪饰演的磨镜少年是倭国铸匠,个性质朴爽朗,笑容灿如阳光。数年前随遣唐船入唐习艺途中,遇船难为采药老者所救,此后跟随老者四处采药磨镜维生。

  7周韵扮演的是一人还是俩人?

  此前有报道称周韵在片中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张震的妻子,另一个是女杀手精精儿。对此,周韵自己也卖起关子:“这是导演的意思,你猜呗。”侯孝贤则揭秘周韵扮演的其实是一个人。(记者聂宽冕)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